您现在的位置: 湖北省英山县长冲中学 >> 教师园地 >> 教师作品 >> 正文
名师是怎样炼成的------王万利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不详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-8-28
名师是怎样炼成的
王万利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  一、把“乐之”贯穿始终
   
孔子说,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”(《论语·雍也》)。这句话揭示了人们对待事业和学问的三个相连的层级:知之,好之,乐之。“知之”就是懂得,就是一般的认识和把握,并不包含人的情感在内。“好之”就是喜爱,不仅懂得,还有了欢迎、悦纳的心理趋向,人已能从中得到快乐。“乐之”则是以之为乐,即把做学问干事业当做快乐的事;在这个层级上,整个过程都活跃着快乐的分子,过程就是目的,目的就存在于过程中,两者已然合而为一。作为最高层级的“乐之”是工作的最高境界。
   
“乐之”不仅仅是教学的需要,更是我们生活的需要。教学是我们的职业,如果不能让它成为生活的乐趣,而是每天忧心忡忡,惶惶不安,让不满、沮丧、痛苦、彷徨时时刻刻侵蚀着我们的内心,让每一声长叹都回旋着脚镣手铐的声音,让面孔每一天都带着罪犯的神色,让每一天的心情都沉浸在这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,是不是有点太悲哀了?
    庄子在《庖丁解牛》(《庄子·养生主》)中写到庖丁解牛时说:“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向然,奏刀 然,莫不中音。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。”当工作结束时,他“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”。把工作做优秀了的那种得意、那种无比的快乐荡漾在他的脸上!这哪里是工作,分明是艺术家在享受自己的创造。这个庖丁,把平凡的工作创造得多么可爱,多么迷人!他在享受自己的工作!
   
人生在世,追求的无非是幸福快乐,而幸福快乐绝不应该仅仅在追求的结果里,更应该在追求的过程中。因为万事万物,开端和发展期总是漫长的,高潮和结局期总是短暂的,所以人生的幸福快乐主要应建立在追求的过程中。“乐之”则能在任何一个阶段,充分享受其中的幸福和快乐。
    二、用“学习”持久助力
   
无论是谁,无论你头脑多聪明,一旦停止学习,就一定要落后。旧知识无边无际,新知识层出不穷。学生在好多方面比我们教师知识丰富。你不学习,就接受不了新东西,你就不会成为一个受学生欢迎的老师,你的教学也就不会成功。在知识的更新方面,老教师尤其应该学习,带头学习。因为老教师的知识“折旧率”很高,慢慢地就会有陈谷子烂芝麻的味道,课堂就不会有活力。你暮气沉沉,两眼迷离,昏昏欲睡,虽然不致人命危浅,但肯定前途黑暗。
   
现在每个中学的年轻教师都特别多,千万不要以为年纪轻就会拥有一切,不要以为年纪轻就前途无限光明。有一个成语叫“后生可畏”,可畏的前提是真正好好干,如果不好好钻研,业务水平低,学生的成绩总是不好,学生总不欢迎你,你还有什么“可畏”?所以年轻教师应该老老实实坐下来读书,多读书,读好书。年轻只是具备了拥有一切的条件,具备了前途似锦的前提,并不表示你就真的能够拥有一切,这只是一个必要条件而已。只有那些有发展自己的意识的人,只有那些不间断地学习的人,只有那些天天琢磨着把课上好、把学生成绩提上去的人,才能有所建树。“学然后知不足,教然后知困。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,知困然后能自强也。”(《礼记·学记》)当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的时候,也是最容易懈怠的时候。如果浅尝辄止,就会如逆水行舟。阿基米德的故事应该给我们很多启示。阿基米德一生都在不停地探索,即便是当他功成名就时,仍然不停地验算,质疑自己的探索成果。他的学生问他:“老师您已经知道得比我们多得多了,为什么还要不停地探索与追求呢?”阿基米德随手画了一个大圆,一个小圆,说:“这个大圆就是我的知识范围,而小圆则是你们的知识范围,大圆的面积比小圆要大,所以我知道的比你们要多。但在这两个圆的外围部分,就是我们所未知的部分,而大圆的弧长比小圆要长,所以我所接触到的未知领域也比你们多,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停地探索的原因。”
    三、让“思考”成为习惯
   
要想做到善于思考,首先要养成思考的习惯。最早完成原子核裂变实验的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,有一天晚上走进他的实验室,发现有一个学生仍然俯身在工作台上。“这么晚了,你还在做什么?”卢瑟福问道。“我在工作。”学生随即回答。“那你白天做什么了?”“我也工作。”“那么你早晨也工作吗?”“是的,教授,早上我也工作。”学生带着谦恭的表情,等待着这位著名学者的赞许。卢瑟福稍微沉吟了一下,随即简短地问道:“可是,这样一来,你用什么时间思考呢?”
   
“学而不思则罔”(《论语·为政》),劳而不思则更加糊涂。思考是探索大自然奥秘的先锋,是攀登科学高峰的阶梯,是一切发明创造之花的阳光雨露,当然也是做好教育教学工作的法宝。
   
要做到善于思考就要学会质疑,没有疑问就不会引发思考。明代学者陈宪章说:“学贵知疑,大疑则大进,小疑则小进。疑者,觉悟之机。知其可疑而思问焉,其悟自不远矣。”新的课程理念倡导“用教材教”而不是“教教材”,而有些教师却是用“教参”(《教师教学用书》)教,而不是用“教材”教。他们认为,教参对课本的讲解、分析已有现成的框架和观点,并且内容丰富,材料翔实,有了它,备课、讲课,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。于是有些教师实行“搬来主义”,不去钻研教材,不去研究学生,不假思索,照搬照抄。反映到课堂上,一是内容缺少取舍,照本宣科;二是观点老套,被教参所左右,不敢越雷池半步,课堂上只有别人的观点,而没有自己的认识,缺乏自我。教师成为了别人结论的附庸,他人思想的贩卖者,其根本原因就是不会质疑。其实,在教学过程中,教师如果能够表明自己的独立见解,而不是照本宣科;如果能够对学生的自由思想给予充分的肯定,而不是以他人的定论作为评判的标准,那么将会大大激发学生的发散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。相反,如果教师思想僵化,人云亦云,对学生的观点总是给予负面强化,那么学生思维的广阔性和创造性将会慢慢萎缩,其教学注定要失败。比如,语文教师在教授莫泊桑的《项链》时,不少教师采用教参的观点——小说的主题是在讽刺马蒂尔德的虚荣心。其实,只要查阅一下任何版本的《心理学》就会发现,虚荣心是一个心理学概念,它是以不适当的虚假方式来保护自己自尊心的一种心理状态。心理学理论认为,虚荣心是自尊心的过分表现,是一种常见的心态,它具有普遍性。最早见于柳宗元诗:“为农信可乐,居宠真虚荣。”既然这样,那么可以这样说:不管是小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,虚荣心是每个人都会有的,只不过是程度的轻重不同而已。由此看来,马蒂尔德的错误只是她的虚荣心比一般人更严重一些。除此以外马蒂尔德身上就没有别的了吗?稍作分析就会发现,她的坚强勇敢,她的诚实守信,她的百折不挠,可以令世界上很多人汗颜!
  
 
 四、借“研究”塑造灵魂
   
苏霍姆林斯基说过:“如果你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带来乐趣,使天天上课不至于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,那你就应当引导每一位教师走到从事研究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。”
    要想成为名师,离不开教育科研。一个从来不研究的教师永远是一个低级的教书匠。教育是一项复杂的社会工程,它既有客观的一般性规律,又有各类教育和各阶段教育的特殊规律,因此必须依靠教育科研进行系统的深入研究和探索,而课题研究就是一种很好的方法。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:教师因升学率的压力,没有认识到教育科研在教育教学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。有些教师认为,课题研究是一项软任务,远水解不了近渴,教师只要把书教好就行了。也有些教师申请了课题,课题也立项了,为期两年。一年零十一个月过去了,课题研究还没有开始。于是,为了结题,东拼西凑,生拉硬扯,胡编乱造!选择课题是一个方向性的大问题。不能解决学校、教师、学生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的科研没有生命力,没有深刻理论导入的科研缺乏吸引力,不能融入教育改革大潮的科研不易引起共鸣,大而空的课题只能不了了之或东拼西凑。学科科研如果脱离课堂教学,科研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。进行教育科研,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科研教学化,教学科研化。科研教学化是通过搞研究来解决教学中的问题,教学科研化是让每节课都体现出教育科研的思想。两者相结合,教学本身就是教育科研。
    由此看来,选题要切合自身特点,切合学科特点,切合学校教学的特点,不宜太大,小课题也有大价值。